起名还是含蓄一点好。有个老外, 给自己起个中文名叫高富贵。乡土气息浓郁。我不禁想到我的大学老师张公修龄。修者,长也。龄者,寿也,修龄即长寿。唐代有个张九龄,九为阳数之极,九龄也就是长寿的意思。但是叫张修龄,张九龄,就比叫张长寿雅得多。

起名还是重要的。名字起得不好或者怪异,小孩儿从小就会被嘲笑捉弄,影响身心健康。我国劳动人民有“贱名好养活”的民间智慧,其实是家长没文化,取不出正经名字,故而剑走偏锋,妄图落一个“宁拙毋巧,宁丑毋媚”的名声,比如“狗剩”、“虎妞” ,什么“瓜瓜”、“禾禾” 也在此列。一些歌手故意口词不清,部分书家故意写“丑书”,也是如此。不过是他们唱不好,写不好。故意走个极端,以丑为美。掩人耳目而已。

金庸笔下《九阴真经》的作者“黄裳”,这个名字就很好。字不生僻,却意韵深远。典出周易,坤卦第五爻,象曰:“黄裳元吉,文在中也。” 黄有土德,恪守中道;裳是下衣,居下不争。只有恪守中道、居下不争,方能大吉大利,是为“黄裳元吉”。李渊四子李元吉,未能恪守“黄裳之道”,故而也就无法“元吉”,天理昭彰,岂非定数?!

起名有雅俗之分,人名如此,物名亦然。过去有个卫生巾叫“恒安”,典出诗经小雅,小明一篇,“嗟尓君子,无恒安处。”  “恒安”即是经常处在安逸中。语出有源、古朴典雅。反观现在卫生巾品牌名,尽是“爽”啊“乐”的,俗不可耐。世风日下,道统不存,可见一斑。 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