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某电视节目谈到了“上巳节”。讲到“上巳节”在先秦时期的民间习俗,比如妇女出游等等。大量年轻妇女在这一天出外游玩,这就给单身男女们提供了机会。不少青年男女借机私定终身。

主持人顺便就提到了孔子的父母,说孔子的父母就是上巳节这天私定的终身,不仅私定了终身,还在这天有了“爱情的结晶”,也就是孔子。故而,孔子是他父母在“野地里结合”的结果,所以孔子就是“野合”所生。

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。

yehe
很多人以为这叫“野合”。图片来源:电视剧《红高粱》

司马迁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的记载说:“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”。意思是,叔梁纥(孔子的父亲)与一个颜氏女子生了孔子,且叔梁纥和颜氏女的结合是不符合礼法的。“野合”当做“不符合礼法”讲,而不是“在野外结合”。

那么,哪儿不符合礼法呢?

第一,孔子的父亲是春秋时期的鲁国大夫,身份比较高。孔子的母亲颜氏是民间的贱民。士大夫与贱民通婚,这不符合礼法。

第二,孔子的父亲与颜氏年龄差距很大,叔梁纥60几岁,颜氏不满20岁。这也是不符合礼法的。

由于有这两点,故而太史公司马迁说 “纥与颜氏女野合”。

我们想象一下,一个是鲁国大夫,出门有座驾,有伺候的下人。怎么可能在上巳节这天和民间妇女混在一起。即便就混在一起了,怎么在“野外”就做出苟且之事,带回去不行么?

关于“野合”的理解,学术界是完全没有争议的。关于孔子父母的结合,文献记载得很清楚。孔子的父亲叫叔梁纥,又叫孔纥。孔子的母亲叫颜征在。颜征在不是正妻,是叔梁纥老年纳的妾。叔梁纥与正妻有九个女儿,与第一个妾有一个儿子,但是这个儿子有残疾,不能做继承人。

于是叔梁纥向颜父提亲,希望再取个能生儿子的妾。于是颜父把颜征在嫁给叔梁纥。颜征在婚后无子。夫妻俩便向尼丘山 山神祷告。不久,颜征在生子,名丘,字仲尼。因孔子是家中老二(第二个儿子,姐姐妹妹不算),故字曰“仲”,为纪念尼丘山,故曰“尼”。这在各种文献中记载得很清楚,完全不存在这种高粱地里一夜情的事。

“野合”的现代理解,也就是“野地里一夜情”,这是74年“批林批孔”的时候搞出来的。就是为了批倒批臭孔老二,批倒之后再踏上一脚,说人家是野地里的私生子。

当然,现在人们可能已经不知道“批林批孔”那时候的事儿了。把“野合”理解成野地里的一夜情,更多的可能是为了“好玩”。然而,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坚持实事求是的作风,不要道听途说。子曰: “道听而涂说,德之弃也。”又曰: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” 诚哉斯言!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