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:用错别字,甚至用普通话的音翻译方言,是不对的。比如“叶草”这类,这是用的普通话的音转写南通方言音,而不是方言正字的写法。方言正字是“热吵”。 这就好像用“罗纳尔多”,“马拉多纳”转写外国人名。这两个外国人名有自己正规的写法。我们只是用汉字标注一下发音而已。方言的书写体系本身就是汉字,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音译外来词的方式来标注方言。要用方言正字书写方言并不简单,但是并不是不可能,我是搞语言学的,自认为有责任带个头。下面是用南通话正字写的一篇文章,请用南通话阅读。

注:
敌:音同滑,全部,都。
佫:这
佮:那
吴立:聪明。不写作“无厘”。“厘” 南通话里不是入声,与实际读音不符。 “吴立”或许不是本字。权且用之。
“的”字有三种读法,鼻音后读 ni (呢),入声后读di (的),元音后读(哩)。我只用一个“的”字,不用三个字,考虑到“的”字用的面比较广。其他二字另有用途。
怎嗷:当为“怎么”, “么”在鼻化音元音后读 ”嗷”,鼻音后读 “呢”;
準呢:为“做甚么”的连读,“么”字音变成呢,因其在鼻音之后。
语篇小品词 sa, sei 无所谓本字,用㘔,嗖表示读音,㘔 表催促;嗖表请求、要求。

我佫裡用的是 bxao 網友提供的南通話輸入法.: https://tieba.baidu.com/p/4170346787

民間故事<痴女婿>

過去有個人家家裡蠻有錢的. 丈人老爹有三個女婿. 大女婿,二女婿蠻吳立的, 人也蠻活泛的,蠻會說話的. 就是個三女婿唻,有點兒痴乖乖的, 不怎嗷會說話. 有時候說點兒話唻,老不上台盤的. 佫天子唻, 佫個丈人老爹要過生日. 要請大家到家裡吃個飯. 親戚朋友大家敌要去.

佫個時候唻,佫個三丫頭就對她家男人說:”你啊,不會說話.有時候說點兒話不上台盤. 你啊最好到外頭學點兒上台盤的淡話.嫑跩來瞎說話, 給人家笑.” 佫個三女婿說的:”好的, 我就到外頭學幾句淡話去嗖.” 三女婿就出去了.

三女婿跑到一個河邊上, 看到有個人賴下解樹(鋸樹). 他就問: “老師傅, 你𠵩能教我句上點兒台盤的淡話啊? ” 佮個人就說的: “好的啊,我是河邊上解樹, 蹲又不好蹲,坐又不好坐.” 佫個痴女婿覺猜佫句話不醜, 就記住了.

他繼續往前跑, 看到有個人賴下補蘆豆帳, 他就問:” 老師傅,你𠵩能教我句上點兒台盤的淡話啊?” 佮個人說的:” 好的,我是新蘆豆補舊帳, 見了縫兒就插上.” 痴女婿覺猜佫句話也不醜,就記住了.

佫個時候唻, 他又看到有個人站了賴河邊上. 佮個人啊儘個往河裡頭䁃, 河裡頭不少魚都浮了頭. 佫個痴女婿就問:” 老師傅,你𠵩能教我句上點兒台盤的淡話啊?” 佮個人說的:” 好的, 河裡魚剝剝嘴, 沒得筷兒不得取.” 痴女婿覺猜佫句話也蠻好,就記住了.

痴女婿正好要往家跑, 佫個時候就看到有兩個人從衙門裡頭出來. 佫兩個人才打了官司, 一個人就對另外的個人說:”你等好了, 我咑你州裡不會府裡會!” 痴女婿覺猜佫句話也蠻好,也就記住了.

痴女婿就往家跑, 到家的時候唻, 大家已經開始吃飯了. 他就賴門口站啊站的, 也不佐聲, 也不坐下來. 大家就說: “你站了佮裡準呢啊? 坐下來㘔.” 佫個痴女婿就說:”我是河邊上解樹, 蹲又不好蹲,坐又不好坐.” 大家一聽, 發現大裡敌坐滿了, 佫個女婿沒的地方坐. 就覺猜佫個女婿說的話蠻恰如其分的.

大家就說:”佫個女婿會說話, 登點兒搬個杌子給他坐下來.” 佫個痴女婿坐下來了之後就說:”我是新蘆豆補舊帳, 見了縫兒就插上.” 佫句話又老恰如其分的, 大家就說:”佫個女婿不醜,會說話!”

大家就叫他吃菜. 痴女婿就說:”我是河裡頭的個魚啊剝剝嘴, 沒得筷兒不得取.” 哦唷, 大家發現, 佫個女婿也不曾有碗, 也不曾有筷兒. 所以他佫句話唻又說的老好的. 大家就覺猜佫個女婿來事. 登點兒就把筷兒碗的給他.

吃的差不多了, 大家就要家去了. 大家都老歡喜佫個痴女婿的, 走之前就跟他說:”我們走了啊, 你有工夫到我家裡來戲嗖.” 佫個痴女婿也老客氣的,就說:”好的,我咑你州裡不會府裡會!”

1728e631c19c073a715596a996516d90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