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人说方言读古诗押韵,故而存古,这种说法是有问题的。因为任何语言都是发展变化的,存不存古不能根据读古诗押韵来说事。

我举个方言押韵、普通话不押韵的例子来说明“方言押韵派”的观点
咏鹅
鹅鹅鹅       (普通话:e,南通话 wu,隋唐时期读音:nga)
曲项向天歌(普通话:ge,南通话 gu,隋唐时期读音:ga)
白毛浮绿水
红掌拨清波(普通话:bo,南通话 bu,隋唐时期读音:bua)

你看,普通话读起来不押韵,因为波字和歌字的韵母不一样,南通话读起来确实押韵。照“方言押韵派”的观点,这就能说明南通话比普通话古老。看起来好像有道理,但是细推敲起来却有问题,比如押韵并不意味着这个“韵”与古时候是一样的。隋唐时期的a, a, ua 在南通话里变成了 u, u, u。南通话是押韵,但是这个韵却与古音不一样。我再举个例子说明这个问题:

悯农
锄禾日当午(午字读音:普通话:wu,  南通话: v,粤语:ng, 隋唐时期读音:nguo)
汗滴禾下土(土字读音:普通话:tu,   南通话:tv,粤语:tou,隋唐时期读音:  tuo)
谁知盘中餐
粒粒皆辛苦(苦字读音:普通话:ku,  南通话:kv,粤语:fu,隋唐时期读音:kuo)

这首悯农诗的韵脚是 午、土、苦。隋唐时期这三个字的韵母都是 uo。这三个字在普通话和南通话里都押韵,但是却和隋唐时期的韵母不同。隋唐时期的 uo 在普通话里变成了 u,在南通话里变成了 v。虽然这首诗在普通话和南通话里都押韵,但是读音却早已不是古音。所以说,单凭押韵不能说明存古。我们再看看粤语,午、土、苦这三个字在粤语里韵母完全不一样,根本就不押韵。要是不押韵就是不存古,那粤语不是反倒不如普通话古老了?

我再举个普通话押韵,南通话不押韵的例子

登鹳雀楼
白日依山尽
黄河入海流(流字读音:普通话:liou,南通话:lü ,隋唐时期读音:liou)
欲穷千里目
更上一层楼 (楼字读音:普通话:lou,南通话:lei,隋唐时期读音:lou)

流字的普通话拼音是 liu,但是我们回忆一下小学语文课,汉语拼音有几个简写,比如ui是uei的简写,iu 是iou的简写形式,我这里为了说明问题,故意不用简写形式。 我们可以看到,这首登鹳雀楼里的韵脚,普通话里押韵,南通话里不押韵。普通话的读音完全和隋唐时期一样(不考虑声调),普通话这下是真的存古了,南通话相比而言倒是不存古。

我这里想说明普通话和方言一样也是有存古的地方的,不是说普通话就一定比方言“新”,也不能说方言就一定比普通话“古”,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 方言和普通话都是由中古汉语(隋唐时期)发展过来的。在发展的过程中方言和普通话走向了不同的方向,期间各自还受到其他语言的影响,比方说普通话有满语的影响,粤语有苗瑶语系的影响。

就好像两个亲兄弟,都有父母的遗传基因,兄弟俩都继承了父母的一些外貌特征,但却跟父母不完全一样。比方说老大的嘴巴长得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。你能说他不是亲生的?可能他眼睛像呢。同样的道理,我们不能因为普通话读某些诗歌不押韵就说普通话不存古,也不能单凭方言读某些诗歌押韵就说方言存古。

隋唐读音来源:
高本汉根据唐代陆法言的《切韵》,其他古代文献以及当代方言,对唐代汉语语音进行的拟音(即估计推测唐代汉语的发音)。
文献:《中国音韵学研究》(Études sur la phonologie chinoise),高本汉(Bernhard Karlgren)著,赵元任、罗常培、李方桂合译

Advertisements